文∕讀書會摘錄

華東藏:吱吱,可以提一下你對觀菩提的回饋嗎?

吱吱:我的回饋很重要嗎?

華東藏:蠻重要的。

吱吱:我想他有要搬離的地方,那腦袋是否有設想自己安全的地方到底在哪裡?因為在他的部落格也讓我看不到他的重點,都是清靜那些專有名詞,不夠白話,也看不到內心的東西,會想說你是國文不好嘛!

華東藏:人身攻擊…

吱吱:女生懂的詞彙比男生多很多,明明你就是有感覺、有波濤的人,在部落格講的詞語就是那幾個,有辦法用真正的形容詞,一段話文字太簡單,我都不知道裡面有甚麼東西。

心星:會不會感覺太複雜,不知道怎麼形容,找一天心情好慢慢寫。

吱吱:我覺得你拿掉平常的用詞,改用別的方式來寫,你的回饋會很多,想要安身立命的地方,吱吱要知道你安全的住所到底長甚麼樣,然後戳破你的安全住所,如果描述出來,我就會說:你看這都是幻相,根本沒有那個地方!

華東藏:他是一個不容易開放的人,但是第一次來看診時候,他把最難解的問題都說出來,那時為什麼有這樣的勇氣?

觀菩提:覺得跟老師有一段因緣。

華東藏:就是說要怎樣讓你接觸的每一段關係,都讓你有這樣的信任感和安全感。其實人與人的交會不是說都開放,我什麼隱私都跟你講不是這樣,每個人都有權存有隱私,但是信任別人是一個很好的安全感。

我們一般設定別人可能會傷害我們,所以我們不要跟他講太多,不要給他太多的 資訊,假設活在這樣的狀況。你會覺得每天都過在很危險的生活裡面,若覺得每個人都蠻無害的、能夠相信的,你會覺得每個人都是朋友。

舉個例子我曾經帶我奶奶去看過一位內科醫師,當時退化性關節炎在痛。那時候我還是個學生,一進去醫生問我奶奶哪裡不舒服?腳痛有沒有對甚麼藥過敏?我說:「好像沒有。」那醫生說:「你確定喔!問過你了喔!不要到時過敏又來怪我!」

那醫生一定受過這種傷害,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,你想他與往後的每個病人關係會好嗎?因為是架構在一個不信任的關係,就他而言生活是辛苦的。

每次執業都要碰到不同的病人,每個病人都要防範,那生活是不是充滿緊張和壓力。假設今天面對每個人的關係都是這樣那怎麼自在,所以人與人必須要是互相信任的才能架構出良好的關係,問題是你怎麼相信每個人不會傷害你,你如何有這樣的信心?

心星:學阿城師兄-「我比你強!」所以不怕你。

AMY:因為對未來可能造成的想法,先拿來擔憂。

覺勇:這是一種成見-概念之心。

華東藏:這是一種希望和恐懼。

觀一:相信不管是好的或壞的都會有結果。

華東藏:我們再舉個例子,覺勇和他婆婆的關係,你怎麼相信婆婆會對你好,還是你相信她一定會念你,這是不是一種相信過去的,他相信婆婆一定會念她,婆婆對她是有很多意見的,於是她得到這樣的結果-婆婆一直念她。

現在她改相信婆婆可能不會念她,相信了這一點,於是婆婆不會念她,似乎我們的人生是跟著我們的希望信念的那個步伐在走

只是我要告訴你,假設你是念念都是步步為營的話,那你的人生就充滿荊棘,人與人之間沒有愛,就是這樣的狀況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華東藏 的頭像
華東藏

陽竹林讀書會 Plus

華東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