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 / 讀書會摘錄


【內容一】

蠢修:一種隔絕,一個保持不涉入並進入你自己空間的過程,一個你不會注意到任何發生在外在世界的不同狀態。以這種方式來修行,意味著將你自己隔離於感官的經驗以外;你進入一個遺忘、無心和完全昏沉的狀態中,就像是動物在冬眠一樣。(P.81)

【討論一】

請各位學員大家回想一下自己有無蠢修之經驗,若有,請大家分享一下那是什麼樣的狀態?

空城計:在看過『大圓滿生活』所介紹之蠢修後,我先來跟大家分享自己蠢修之經驗,像我自己只要一打坐就很容易進入昏沈狀態,也就是說睡眠狀態,其實這個蠢修在本文書前後都有提到,打坐下去很昏沈想睡覺,睡醒後覺得很舒服、精神很好,為什麼?因為得到片刻休憩的感覺,所以每次坐完起來就覺得精神有比較好。仁波切在文中有提到很多人打坐容易進入與外界隔絕及昏沈之狀態,有人是進入非昏沉但與外界隔離之狀態,就好像有人說我可以打坐二個小時,這二個小時什麼都沒有想,就是一種無心的狀態,所以認為自己很厲害,在這二個小時中心未起任何妄念,你問他那你這二個小時中心在幹什麼?他回答說我的心完全是空的。結果在看了這篇【止-修行】文章後才知道這原來叫蠢修,不過如果我們把仁波切書中所謂的禪定(蠢修)當做是生活忙碌或抒解壓力的出口那也是很不錯的方法,但是依照書中所說地看起來,這樣的禪定方式似乎是無法幫助我們跳脫輪迴生死的,以上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,接下來是否有其他學員要跟大家分享的呢?

覺勇:之前打坐時會把眼睛閉上,有時候就會不知不覺地打瞌睡,有時候還會差一點從椅子上跌下來,就趕快再集中精神。

空城計:排除從椅子上跌下來這種狀況,一般來說這樣的坐完後應該會覺得還蠻舒服的喔?

覺勇:會啊!等於睡了一覺。

空城計:可是它跟睡覺不一樣!

覺勇:是啊!不完全一樣!

空城計:那妳覺得它不一樣在那裡?

覺勇:睡覺是完全進入那種睡眠狀態,但是那是屬於那種快睡眠的狀態。

華東藏:就是睡覺的前行就對了。(大家哄堂大笑)

覺勇:但是你意識還是很清醒。

空城計:你在蠢修(打坐)中會不會做一個夢?

覺勇:不會!

空城計:可是睡覺會做夢。那是睡覺比較累還是蠢修比較累?

覺勇:睡覺比較累!因為你要去追夢。

吱吱:睡覺不是比較舒服嗎?

覺勇:可是睡覺會做夢啊!

空城計:我想要問有沒有人在禪定打坐過程中會做夢?

Amy:我做過。

空城計:那是什麼內容?

Amy:我的夢比較短,有可能是這一兩天比較有出現過的,可是不常。

空城計:那是夢嗎?一般我們所說的夢應該是指我們沒有經驗過的事,但是人物可能是我們週遭的親朋好友。

Amy:醒來你會知道你那個夢跟你這一兩天思考的過程有關係,很短,可是不常啦!偶而。

空城計:偶而嘛!所以做夢的機會比較少!所以一般來講是在昏昏沉沉好像快睡著狀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華東藏 的頭像
華東藏

陽竹林讀書會 Plus

華東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