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 / 耕雲先生講述 (一九八四年春節於臺北 )

 

捨離執著保任此心

     各位瞭解了「解與行」的關係,瞭解了禪者的心路歷程,就應該肯定真實的自我,要揚棄那些閑知解,我們一生壞在知道的太多,再增加些廢知識,豈不被埋葬得更深?

     各位不必再懷疑、尋覓什麼了,從生到死最真實的就是保任此心,如果還有個道理堅持不肯捨,就是法執;還有個習慣丟不掉,那就是事障;如果你仍然喜讚揚、愛面子,顯然我執還未除。學正法的出發點應該是只求心安無愧,並不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如何,如果還計較別人對自己的看法、批評,而不重視自己是否心安,這個人的我執還在;修行人只問自己是否心安,別人對我看法如何,那不過小事一件。事實上人命不會那麼微賤,那一個人若是把自己的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建立在少數人的主觀、偏見的好惡之上,這個人未免太作賤自己、太看不起自己了!你對我如何?那是你的事,我不會介意,若是你無理由地不喜歡我,也幸好你不是我太太,我們用不著辦離婚手續,你活你的,我活我的。所以大家不要太計較面子和虛榮,你看你由劫至劫,頭出頭沒如天文數字,你那些面子都在那裏呢?與真正的自己又有什麼關係?

      在這個世界上,有人要錢不要臉,有人要錢不要命,也有人要今天不管明天,要無常不求永恆,我們修行人只重視自己的慧命,融鑄自己的法身,要把捉住自己生命的永恆。

      跟各位從認識到現在,所說的只有兩個字:佛法,佛法者,成佛的方法也。只要方法對了,就能打開你底心扉,取得自己的家珍──無盡寶藏,「歸無所得」,家珍原本就是自己的,你另外得到了什麼?

      參禪,古往今來曾有很多人參話頭、參公案,然而最好的話頭無過於六祖壇經上的第一重公案──「不思善、不思惡,那個是明上座的本來面目?」只要真參,很容易上路,當你空閒時就提起這個話頭,久久一定有豁然的一天。其他的話頭很多,如「念佛是誰?」「萬法歸一、一歸何處?」……等不容易相應。如二祖見初祖的對話:「你來找我幹什麼?」「弟子心不安,祈求師父為我安心。」「把心拿來我與你安。」「我卻找不到它」「既然找不到,我已經給你安好了。」這話很妙,他的弦外之音即在求心安,必須是無心,無心自然安,有心不得安。心與念相通,有念心不安,到了無念的時候,心自然會安。

      讀古人公案,自己如果沒有開悟,很難看得懂,古人的公案沒有什麼奇特、神奇,不如自己品嘗自心的安祥覺受,那種味道才最可貴、最真實。但肯保任此心安祥,老朽絕不相賺,當來必定成佛,事情就這麼簡單。

      開悟有粗有細,粗者還會退轉,一大意就退轉,細的就不再退了,不退轉就是有了一定的結果,就是果位菩薩。

      各位保任此心,要把它當作唯一的興趣,而不是興趣之一,過年我不贊成你們打麻將、玩牌、下棋……並不是說那些東西都是大逆不道,消遣嘛,也無可厚非,但是你興趣多了便不能制心一處。當你感到枯燥、疲倦時就唱自性歌,也可以唱戒定真香,調和一下心情,當你修行到某種境界以後,就不會有枯燥感,也不會感到寂寞了,內心會不斷湧出安祥的覺受,那是一種極為美好的春的氣息,當你獲得此種無上法樂以後,就永不退失了。

      在座各位此刻的心態,都已「進入狀況」了,這即是生命的原態,這就是生命的永恆相,這個心態就是經上所說的「如幻三摩地,彈指超無學」,在感覺上似真似幻,能進入這種心態的人,終會有大事了畢的一天。

      雖然保任的階段,六根遲鈍,當你一旦開悟,就會六根猛利,而越來越鋒利了。六根遲鈍名「凡心大死」,六根鋒利是「法身大活」,也只有能忍耐冬季的冬眠,然後才會有美好春天的到來。修行人「不經一番寒澈骨」,又「怎得梅花撲鼻香」呢?

      學佛法就是要修正偏去的個性,以保任這種極難得的心態,此後沒有事情時會感到安祥,有事情、在工作時,既不會感到厭煩,也不會失去安祥,這就是「隨緣不變」,「安分守己」。

 

      這樣修才是真修,不這樣修名為「妄作」。 珍重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華東藏 的頭像
華東藏

陽竹林讀書會 Plus

華東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