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∕Johnson Liu

 

修行修不下去,根本原因是修法動機的問題。還是從根兒上沒有擺正修法的目的。沒有好好修「人身難得、生死無常、業果無虛、輪回是苦」這些前行,沒有急切的出離心,也沒有堅固的悲心、菩提心,帶著現世名利的希求去修法,那早晚就是這個結果——修著修著煩躁不堪、雜念紛紜,散亂不寧、懶惰懈怠。

其實,就是觀念沒有扭轉過來,不知道人身的難得,沒有珍惜修法機會的發心,也認識不到這種機會的至極難得之處,沒有存稀有想,沒有存難遭遇想,沒有對生死無常的懼怕,總認為人生會持續下去,在這種錯覺上計畫著明天、後天,一個月、一兩年乃至養老等問題,總是在計較這些不知道能不能真正到來的東西,而忽略當下難得的「大獎」——中了「能學修正法的人身」。

這比中五百萬,五百億還要難得的多,可惜,我們都給荒廢掉了,不知珍惜。

家裏有堆積如山的鈔票,都用來點火取暖了,然後因為沒有吃的不得不上街乞討。

我們就是在做這些顛倒的事,不知道什麼是重要的、難得的,而把一些味同嚼蠟的、無足輕重的東西看的比什麼都重。股市上賠了幾千塊,就會心疼的不得了,而浪費了幾萬億年才得到一次的人身,浪費了寶貴的生命時光卻一點都不覺得可惜,甚至修法時還要想想趕快修完好去看電視,泡腳,睡個好覺。

不知道哪天眼睛一閉不睜,這輩子就過去了,然後,一萬年,乘以一億,那麼多年,就在地獄、餓鬼、畜生裏遭罪受苦,萬分苦惱,沒有出路,那種痛苦,比現在上上班、回回家跟同事和家裏人碰到的一點磕磕碰碰可要大太多太多了,苦是永恆的主題。

再看那些精進的同修們,命終一轉念的功夫去了極樂世界,受無窮無盡的快樂,自在無比,學了無量無數的法門,成就了廣大無極的功德智慧,能分身百千萬億在各種世界各種環境下救渡眾生。

而我們呢?說不定哪一天做了豬狗,在主人家搖尾乞憐地想弄點吃的充饑卻遭到一頓毒打,偶然間卻發現主人的妻子在念佛菩薩,而所念的佛菩薩卻是我們當年的同修,可能就是哪個不起眼的初學,當年還在一口一個師兄地叫著我們,可如今人家已經成佛了,我們卻還在畜生道裏骯髒、貧瘠、饑寒交迫中求出無門。那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,比竇娥還要冤上千百倍啊,一個豬身受五百世,世世被切斷咽喉虐殺掉、掏空內臟煮食。

然後好不容易得到了人身,滿懷希望地想出生,結果被墮胎墮掉了。孤獨地在荒野上游蕩,受盡種種非人、畜生的欺負、撕咬。沒有吃喝,饑寒交迫,一到白天陽光像火一樣燒灼皮膚,一到夜晚又冷的像掉進冰窟,凍的直打哆嗦。看著萬家燈火,而無一處是自己安身之處。

歷經千難萬險,終於再次投生為人了。結果一出生就沒有眼睛,沒有手臂或者沒有腿腳,一出生就被拋棄,扔在垃圾堆裏吃著殘渣剩飯,沒有人關心,沒有人幫助,還沒長大就死在哪個荒廢的角落裏,臨死前感歎上天不公,因此詛咒世界,詛咒他人。

一念入了地獄,不知又過了幾萬年的歷經萬難,再次得到人身,結果出生到貧窮落後戰亂饑荒災難不斷的非洲,或者一出生就是奴隸,身上佈滿被調教的鞭痕,惶惶終日地勞作、耕種,每天吃著畜生的伙食已經是一種奢侈了。

不知不覺地一生又一生,好不容易在數次的人身中,終於生到了富足的家族,具足了六根肢體,脫離了貧窮,卻是無佛之世,別說學佛法,連聽到佛法裏一個字的機會都沒有。於是,一次次地人身都浪費掉了,這些幾萬、億年曆盡千辛萬苦得到一次的人身,卻因為種種諸根不具、貧窮、下賤、滅戾車等原因都浪費掉了,堆積起來可能猶如須彌山一樣。

這不是編劇本,而是我們每個人真實的經歷。

大地獄裏的烊銅熱鐵,可能是我們的常備「飲料」,喝了不知多少,四大海可能都沒有那麼浩瀚! 糞尿不淨,作為難得的「加餐」,是我們做畜生時非常喜歡的食物,堆積起來比須彌山可能要高出很多。這邊剛吃飽,那邊餓鬼又羡慕得不得了——自己已經幾萬年沒有吃過那樣的「美食」了!

命運啊,真是神奇,當年望穿秋水地想做一次人,好好學佛,執持智慧之劍,斬斷無明煩惱,脫離輪回苦趣。如今得到了寶劍,卻用幹將、莫邪來削蘋果,求求名利,求求虛榮,求求自娛自樂,求求心安理得,求求勝負爭鬥……

唉,輪回之事無意義,我什麼時候能把這些記憶重拾,時時刻刻裝在心裏,時時刻刻告誡自己珍惜、珍惜、珍惜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華東藏 的頭像
華東藏

陽竹林讀書會 Plus

華東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